脫貧攻堅不松勁(經濟新方位·70年數據說明什麽)

发布时间:2019-10-25 15:5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從救濟式扶貧到開發式扶貧再到精准扶貧,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出台實施了一系列中長期扶貧規劃,探索出一條符合國情的農村扶貧開發道路。70年,我們何以取得曆史性重大成就?貧困地區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打贏打好脫貧攻堅戰下一步如何發力?記者采訪了業內專家。

  制度優勢與扶貧模式共同創造減貧奇迹

  以現行標准衡量,1978年末我國農村貧困發生率高達97.5%,農村貧困人口7.7億人,而截至2018年底,只剩下1660萬人未脫貧。2013—2018年6年來,農村累計減貧8239萬人,連續6年平均每年減貧1300多萬人。“中國貧困人口的減少規模和速度是人類曆史上絕無僅有的。”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扶貧研究院院長汪三貴說。

  世界銀行發布的一份報告稱,中國在快速經濟增長和減少貧困方面取得了“史無前例的成就”。不少國外專家發出了“中國爲什麽能”的感歎。

  ——靠的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华中科技大学中国南方减贫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洪绍华认为,带领广大人民脱贫致富奔小康,成为党和国家的一个施政目标,这彰显了中国特色社會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体现了集中力量办大事、办成事的优势。

  党的十八大以来,五级书记抓扶贫,形成强有力的领导。专项扶贫、行业扶贫、社會扶贫,举国之力大攻坚。280多万驻村干部、第一书记奔赴脱贫一线,与贫困群众汇成强大合力。“制度供给强有力,统筹各种资源,迅速投向最需要的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小云说。

  ——靠的是与时俱进科学的扶贫模式。“精准扶贫是以提高瞄准精度为核心,更加科学、有效的扶贫模式。”中国社會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说。以就业扶贫为例,2018年新增劳动力转移就业259万人;实现77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就近就业。

  貧困戶生活質量全面提高,地區差距縮小

  過去我國曾面臨普遍性的貧困。如今,貧困地區貧困人口生活環境明顯改善,生活質量全面提高。

  ——腰包越來越鼓。2018年,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爲10371元,是2012年的1.99倍,比全國農村平均增速快2.3個百分點。

  ——短板加快補齊。截至2018年末,貧困地區通電的自然村接近全覆蓋;通電話、通有線電視信號、通寬帶的自然村比重分別達到99.2%、88.1%、81.9%。

  ——保障網越織越密。2018年,貧困地區居住在鋼筋混凝土房或磚混材料房的農戶比重爲67.4%;貧困地區農村擁有合法行醫證醫生或衛生員的行政村比重爲92.4%。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加大對貧困地區尤其是深度貧困地區扶持力度,推進東西部地區扶貧協作,區域性減貧成效明顯。“貧困地區和其他地區的差距是地理環境、資源條件和曆史原因造成的。”汪三貴說,扶貧開發的目標就是要盡量縮小差距,通過物質資本和人力資本不斷積累,提高經濟活動效率,降低流通成本,改善公共服務。

  “縮小地區差距是一個長期過程。”魏後凱說,確保貧困地區發展更高增速是縮小貧困地區與其他地區差距的前提條件,要依靠科技和制度創新,激活貧困地區各類資源,變潛在資源優勢爲現實經濟優勢。

  要形成可持續的長效機制,防止返貧

  今年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關鍵一年。從面上看,“三保障”還存在一些薄弱環節和突出問題;從點上看,深度貧困地區依然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如何解決這些問題?魏後凱說,剩余貧困人口大多集中在自然條件惡劣、生態環境脆弱的深度貧困地區,而且相當大部分是因病因殘致貧、缺乏勞動能力的特殊困難群體,脫貧難度大。要聚焦深度貧困地區和特殊貧困群體,切實提高脫貧質量,增強脫貧的穩定性和可持續性。

  “既要解決好眼下問題,更要形成可持續的長效機制。”李小雲認爲,要有能有效兜底的制度保障,還要有可持續發展的脫貧産業支撐。

  魏後凱指出,要想真正穩定脫貧,必須長短結合、標本兼治,通過發展長效扶貧産業,建立起農民穩定增收的長效機制,防止脫貧人口再返貧。

  如何“控增”、怎樣“防返”,不僅是當前要攻克的難點,也是2020年後必須長效解決的難題。“絕對貧困問題解決後,減貧需要由扶貧向防貧轉變。”洪紹華說,相對貧困將長期存在,脫貧攻堅戰奪取全面勝利後,精准扶貧仍需繼續努力,不可有絲毫松勁。

  汪三贵说,绝对贫困问题得到解决后,扶贫开发的重点应转向进一步缩小区域和人群在收入、消费、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差距。要不断完善社會保障体系,防止相对贫困人口陷入绝对贫困。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

  《人民日報》( 2019年10月25日 02版)

  (責編:馮粒、曹昆)

  責任編輯:陳晨